我中途起码要歇3次

2020-06-11 14:39

维修后的电梯投入使用后,为避免闲杂人员出入,减少偷盗现象。业委会开会通过了乘电梯刷卡这种方式,为每一户免费配了三张电梯卡,居民对这种方式也很认同。不过在使用过程中,新的问题出现了,不少多口之家要求多要卡,而业委会却委托物管,如果住户多要一张卡,就要收取20元/张的制卡费。

家住12楼的何文国是这个小区的老住户,他介绍说,这栋单体电梯楼是渝中区下半城第一栋商品房,共30层楼,290户。当年能入住这样的房子特别牛。

业委会之累

作为正美园小区的业委会主任,何文国昨日说起关于小区的这一档子事,立马摇了摇头。

“这也只是权宜之计,”何文国表示,多一个人乘电梯就多占用了大家的资源。电梯费如今是按户收取,一次性收取的制卡费类似于许多小区采取对每户限量发放门禁卡的做法,多要的卡也是要另行收费的。其实,业委会控制电梯卡的初衷就是为了保证进出人员身份的单纯性,没有卡的人也可以让小区保安帮忙开启电梯。

罗孃孃所住的小区是一栋单体楼,建于1996年,1997年入住,是渝中区下半城第一栋有电梯的商品房。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电梯的磨损程度越来越大。去年11月28日,两部电梯彻底“罢工”。由于入住时没有统一交纳大修基金,电梯修理费成了难题。因为拿不出钱,之后的三个月里,罗孃孃每天回家要爬15楼,“我中途起码要歇3次”,她无奈地说,在那段时间,一想到爬楼她就头痛。

因为很多住户不理解个中缘由,迟迟不愿交纳,特别是认为自己交过大修基金的住户意见很大。为了这件事,何文国前前后后跑了各个公房所属单位几十趟,费尽唇舌跟住户解释。今年3月,他还专门请来律师为住户解答。

乘电梯上楼要刷两道卡

“2000年以前的楼房,没有强制交纳大修基金的做法,但55户产权户当时向开发商交了大修基金。不过这个开发商在2004年破产,产权户们交纳的那笔钱等于打了水漂。”何文国说,部分公房的所属单位则采取了比较聪明的做法,向大修基金管理办公室统一交纳了大修基金。不过,对于大部分的公房,单位却在当年入住协议里写明,未来由住户自行交纳各项维修费。

在电梯门口,只见罗孃孃将卡往电梯按钮下方的感应区一贴,“滴滴”两声之后,其中一部电梯亮起了电梯上行的符号。进入电梯,罗孃孃再次将卡贴在楼层控制按钮上面的感应区,响声之后才摁下了16楼的按钮。

春节之后,小区业委会召集业主开了会,商定每户按照17元/平方米的价格平摊维修费。虽然在执行过程中,维修费始终没交齐,不过在业委会的协调下,电梯公司还是对电梯进行了彻底维修。

也就是说,何文国要协调处理这栋楼的三种缴费情况:产权户交过大修基金,但相当于黄了,要重新交电梯维修费;单位统一交过大修基金,不过也要先交维修费,等单位统一提出大修基金后,再向住户退还;而单位没交过大修基金,就要由用户自行交纳。

乘坐小区电梯居然要打卡,且每户只发三张卡。如果家里人多,想人手一张,还得自己掏腰包买。最近,重庆渝中区正美园小区就出台了这样一条规定,因而让不少住户很是闹心,给家人出入带来不便,令朋友来了倍感尴尬。不过,业委会主任何文国也很为难,“不这样做,拖欠的几万元电梯费就没法交齐”。

记者陈颖聪

49户仍不交电梯维修费

罗孃孃一家共两口人,三张卡对老两口来说绰绰有余。不过,一户只发三张卡的规定对一些多口之家却显得有失公平。

另外,如今仍有49户没有交纳电梯维修费,他们也是想通过这种办法督促大家交齐拖欠电梯公司的几万元费用。

在业委会和社区的共同推动下,小区的环境变好了,拖了多年的一户一表也安装到位。为了水表的事,何文国不知跑了多少趟,不过,能为住户解决这些实际困难,他也觉得挺值。然而,业委会的成员越来越少,到现在只剩下三四个。

更让李先生气愤的是,10月25日这天,小区物管向业主及住户出了一条通知,称正在收取10月份物管费、公摊费。在收费的同时还可以充电梯卡,每户按规定只能充3张。超过3张的,每张按20元乘坐费收取,否则拒绝充多余的卡。

众住户之苦

今年3月15日,新电梯开始运行,不过乘电梯却多了一道程序———打卡。物管公司免费给每户发放了三张卡,打卡后才拥有乘电梯的资格。罗孃孃发现,自从这个规矩实施后,进出楼栋的人员单纯了很多,也没有调皮孩子摁电梯玩。

多口之家三张卡不够用

昨日中午,罗孃孃拎着一袋菜往小区走,边走边掏出一张蓝色的椭圆形小卡,这张小卡与很多小区都在使用的那种门禁卡颇为相似。不过这张卡不是用在小区的进门处,而是用于开启电梯。刷卡方式也比较麻烦。

家住28楼的李先生一家有五口人,因为早晨上班时间不同,晚些上班的儿子大清早总要在睡得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帮先上班的长辈打好卡,摁好1楼,再回到被窝里睡回笼觉。李先生虽然向物管和业委会反映过多次,却无法多申请到一张卡。

在去年年底,何文国遇上了当业委会主任以来最棘手的一件事。去年11月28日,小区两部电梯同时罢工,由于入住时没有统一交纳大修基金,维修费成了老大难问题。

社区后来召集住户开会,建议成立业主委员会。面对小区出现的各种问题,何文国与另外10多个居民成立了业委会。

望龙门街道巴县衙门社区

从这条通知中,李先生了解到,想多要卡就得自己掏钱买,而在维修电梯时,李先生已交纳了1000多元维修费,住在一起的一家人却没法完全享受到乘坐电梯的权利,这让李先生难以理解。

不过小区住户的构成比较复杂,有拆迁还房的、有属于单位公房的以及具有产权的住户。而且,十多年来,小区住房多次易主,人员构成变得更为复杂。

小区住户构成相当复杂